联系电话:0531-66660090

国际cc手机客户端

星焱:在资本市场见证普惠金融的水远山长

 

被经世济民打动?用普惠金融践行

很少有人能够想到,作为普惠金融专家,星焱的本科专业是信息自动化。“在一个大学同学的经济学教材上,我无意间看到了‘经世济民’四个字。这是我对经济学的最初印象,也激发了我进一步的求学渴望。”于是,在本科毕业后,星焱考取了西南财经大学的研究生,开始攻读经济学专业。这所财经学府毗邻爱国主义诗人故居——杜甫草堂,其大学精神正是“经世济民,孜孜以求”,与星焱的求学初心不谋而合。在时时感受杜甫“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”的经世济民情怀中,这次求学一晃就是6年。

“当时,有一门课是农村经济体制改革。课上老师常说,如果中国出现了经济学大学者,那一定是在发展经济学领域。因为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发展中国家,在这方面有着得天独厚的学术土壤。”这一番话让星焱深受感触,逐步将发展经济学、特别是金融发展作为研究的大方向。最终,他的求学经历以中国社科院金融所博士后作结。

普惠金融是金融发展理论的最新前沿,在求学期间,就是星焱的兴趣所在。他讲起普惠金融这个“新生事物”的历史,也是如数家珍。“国际上,70年代末格莱珉银行的联保小贷取得成功并迅速推广,经历了‘小额贷款→微型金融→普惠金融’的演变,在 2005年由联合国与世界银行正式提出了‘Financial Inclusion’理念;在国内,80年代初政府就推行扶贫低息贷款和农业保险,90年代试点并推广小额贷款,2006年3月中文译名‘普惠金融’第一次在公开场合被人民银行官方提及;2012年中国国家主席在G20峰会上首次倡导‘普惠金融’;2013年十八大三中全会把‘发展普惠金融’写进党的决议。”

冥思现代普惠金融?梳理资本市场作用

从星焱简单梳理的普惠金融脉络中也可看出,中国的普惠金融发展道路不同于孟加拉的格莱珉和非洲的手机银行,起初很少是市场自发的行为。中国的金融政策、金融体系、金融机构都是经由政府制定和设立的,因此,普惠金融从一开始就带着浓郁的“官办”气息。从另一个角度看,中国普惠金融的发展历程,先是央行在“老少边穷”地区发放低息贴息贷款;然后借助银行在县域地区扩张网点,而“顺便”取得了非常高的账户拥有率;到了互联网时代,电商、网络支付、互联网货币基金使中国又领先了一步。“还有,目前我个人认为,普惠金融领域一个最前沿的议题,就是现代普惠金融体系的界定。”

2014年,星焱全程参与了国务院部署的“中国普惠金融发展战略研究”课题,并作为总报告执笔人之一,为2015年国家出台《推进普惠金融发展规划(2016-2020年)》铺垫基础。他发表的《普惠金融:一个基本理论框架》一文初步奠基了普惠金融的经济理论基础。随着工作岗位的调整,近2年他的研究工作开始研究资本市场或者直接融资领域的普惠金融。上面他提到的“现代普惠金融体系的界定”,就涵盖他对于资本市场和普惠金融之间关系的思考。

“2018年,包括一行二会在内的多个部委召开了一次会议,商讨了对《推进普惠金融发展规划(2016-2020年)》评估工作。在会上,大家的一个重要的看法,就是目前的普惠金融大多局限在银行、保险等间接融资领域,而对直接融资关注不够。事实上,在直接融资中,涉农企业、贫困地区企业上市融资,中小微企业到新三板市场和区域性股权市场挂牌融资,以及上述企业通过债券市场低成本直接融资,保护中小投资者合法权益等,都是普惠金融的重要内容。”

直面争议?探寻本质

深耕普惠金融多年,让星焱最有触动的,还是金融系统内部对普惠金融的认知和争议。虽然发展普惠金融已是一项国策,经由国务院刊发文件,但是认真学习过文件的人并不多。“有些专业人士看到P2P违约增加,就否定普惠金融。事实上,P2P只是普惠金融众多业务中的一个小点,也是因缺乏监管而导致无序发展的一个特例,完全代表不了普惠金融。”

星焱提到的争议,是普惠金融和资源配置效率的矛盾。在现实中,如果没有政府政策,市场化配置的金融资源极少会流向中低收入人群和小微企业。就是说,金融资源市场化配置,必然导致富人越来越富,贫富差距越来越大。“这正是我们加入《玛雅宣言》、从国家层面推进普惠金融的原因所在。从长期看,政府引导下的普惠金融,可能牺牲了一些市场效率,但有利于改善贫富差距,实现和谐社会。”“因此,普惠金融的本质,就是在长期内优化金融资源配置。”

让普惠金融通过实体产业发力

不久前,星焱撰文专门论述了40年来中国金融扶贫工具的演化历程,并对进一步形成长效机制提出了政策建议。其中,用了较大篇幅,梳理了资本市场上的金融扶贫工具创新。在他看来,资本市场会成为弱势群体融资的重要场所,有着广阔的普惠金融发展空间。

“金融工具通过服务实体企业能够发挥出更大的作用。”比如,2016年证监会为贫困地区首次公开发行、新三板市场挂牌、发行公司债券、并购重组审核等环节开设绿色通道,帮助贫困地区的企业更快融资。如果这些企业运营良好,会带动当地的就业、增收,改善社会保障,可能发挥出比个人贷款更好的普惠金融效果。

“做普惠金融不能只靠情怀,市场竞争加大和金融技术创新才能更好推动普惠金融发展。”星焱认为,一方面,随着市场竞争加剧,金融机构会被动开拓市场、下沉服务。另一方面,像手机银行、移动支付、互联网货币基金等技术创新,会较快推进普惠金融发展。此外,在未来时期,占领普惠市场以获得海量客户的大数据资料,可能比服务盈利更加重要。

驻足远眺,普惠金融的道路依旧水远山长。

作者:星焱(中国证监会/中证金融研究院副研究员,中国人民大学中国普惠金融研究院(CAFI)特邀研究员,中国社科院金融法律与金融监管研究基地特邀研究员。)

https://mp.weixin.qq.com/s/qy_u_RFDAWbTrXn9vllegQ

 

转载请注明来源:星焱:在资本市场见证普惠金融的水远山长
本文链接地址:http://www.sdpuhuijinrong.com/view/4535